当前位置:
首页 >> 感恩的心
站内检索:
  
   
 
“英子姐姐” ——忆我心中的刘发英老师

发布日期:2011-10-10 信息来源:清江文坛 作者:桅子花开字号:[ ]


 

那年,很幸运的成了你的同事,而且,还做了你的搭挡。更幸运的是,五年的讲台里,与你:共校三年;与你:搭挡两年。

 

后来我离校了,南下,栖息深圳,再也没机会看到我的老师们,以及我的精灵。

 

世界里总是有太多的依舍,牵挂,送走一荐又一荐。

 

 

我的心里,把你一直存着,直至齿没。当手握粉笔的那一天起,你也是一个给将做老师却没做过老师的老师,我们的相识从此开始,在那个丰实的秋天。

 

其实叫你“英子姐姐”,那是我的不敬,源于英子姐姐的老公,与本人同姓,按姓氏家族辈份论,其老公我该称呼为爷爷辈,在后来的生活里,一直面称“婆婆”(方言,实为奶奶的意思)了,我很乐意,距离近了,也好沟通,而且对晚辈的教诲绝对的入骨;这是其一;再之,一个甜甜的称呼之后会有得到一些想象不到的照顾,很让我受益。

 

一个三年级的班,大多数是机关干部的子女,压力自然不小。开学前几天,我得知和刘发英老师教一班,刘发英老师教语文,担班主任的管理工作,而我则成了她的副手,教三年级的数学。三年级班里当时有很多是才转来的村教学点的学生,对于他们的学业情况我们不很了解,所以开学不久,语文和数学都做了一次测试,结果呢,有些让人担忧,而且好生和差生的距离相当的大。

 

为了能更好的使差生和好生的距离缩短,发英老师晚上的灯是关得最晚的一个。她得为那些刚转来该校的孩子们制订一个详细的辅导计划,从孩子们的眼里我们能够看出,他们那一份和好生们一样的对知识的渴望,课堂上的专注我至今记忆着。

 

后来的一段时间,我们利用一定的课余休息,分别给一些底子比较差的学生进行了补习,数学还好点,特别是语文方面,学生里面,有很多的学生几乎连最基本的汉语拼音都没过关,是语文教学里最大的障碍,必须从拼音入手,发英老师利用课余时间在她的宿舍里办起了义务辅导班,因生施教,发英教师硬是把他们一个个从拼音盲变成了拼音精,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后来的检测中,他们的答案证明了一切,有的甚至超过了预期效果。

 

那一学期末,我们所带的班级的总成绩在全县统考中越过了三十名。

 

那一学年末,我们的学生在全县统考中名列前茅,在全乡汇考中越居第二。

 

一个假期,我回到离校几十公里的家里,发英老师和他的老公没回娘家,而是去了与我有十来里路的地古坪她的婆家。我是学期末考试过就回家的,发英老师因为班主任工作而离校晚些。

 

一个很晴朗的上午,发英教师和他的老公突然出现在我的家门前,很有些惊讶,因为我们两家相距不是很近,而且山路不太好走。一阵闲聊过后,发英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红包,递给了我,说是学校给予我们俩在这学期的教学嘉奖,这是属于我的那一份,早点送给我让我心里踏实,也开心下。

 

不怎么多,但能代表领导给予了我工作的肯定。

 

那一刻,我有说不出的感觉,不为奖励。只为我做了一名老师,干了一份神圣的职业。这份名誉里,有太多发英老师的帮助。而她,是第一次到我家,第一次走那么难行的山路.

 

我想,在她的心里,我没让她失望!

 

老竹园民族小学,校舍很不齐备,一个正规的办公室都还没有,所有的教学办公都是在各自的宿舍里进行的。发英老师的宿舍靠近学校寄读生的几间寝室,娃们都还很小,就离开了自己的父母来到这所小学,还不算懂事的她们还没学会对自己的照顾,开始学会独立。

 

发英教师不管是否是自己班内的学生,夜间常会不定时的检查,比如个人卫生什么的,高年级的女生,发英老师还会给她们讲一些有关生理方面的知识。

 

四年级里,发英老师的班上我记得有这么一个学生,名字到现在还记忆犹新,他叫邹家兴,是田家河人,个头不大。每个大周上学(注:山里为方便孩子少走山路而制定,两周一个轮次),一般都是由他母亲送来学校,但有一次因为其它原因,母亲没能送成,是邹家兴同学自己把十天的口粮背来的。

 

从田家河到民族小学,有很长的上坡路,邹家兴同学不小心摔一跤,十天的伙食摔得全无,到学校后,一个人在寝室里急得哭了起来,十天的口粮呢。

 

发英老师知道后,了解一些具体情况几句话就逗开了这位同学,有老师呢,你怕什么,这个星期的伙食就在我那儿吃吧。

 

之后的这个星期里的每顿餐桌上,就多了一份碗筷。邹家兴同学在那个星期,有如同家一样的温暖。

 

现在这位昔日的学生,应该长大了,还是否记得他的那段故事,我也不得而知。我想,发英教师也是否还会记得,因为,象这些事情,她做得太多,她也是否会用心去记住这些,对于一位老师而言,对于学生的关爱,也是一名老师的职责所为。

 

教师的血液本就是流淌着世界里最无私的善良和智慧。

 

如今,我改了行,远走他乡进了公司。而发英教师还热爱着她的事业,她用善心帮了那么多的孩子,牵着孩子们的小手正在从大山里走出。

 

娇小的背影后面,是一路深深浅浅的脚印,放大成一弯绚丽的虹,跃过山峦,向着远方延伸。

 

多年不见,也未曾谋面,那个影子,却留在我的心里。以前我是有发英老师的QQ号的,深知发英老师现在的工作,便主动退出了她的视线。

 

帮不了什么,那就远远的祝福吧:

 

祝福那一群孩子们。

 

也祝福我的老师———“英子姐姐”!

                                                                                                          2011109     深圳

原文地址http://bbs.cnhan.com/thread-16849198-1-1.html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一键分享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