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走访日记
站内检索:
  
   
 
刘发英:黄荆树畔的泪痕

发布日期:2017-12-29 字号:[ ]


                                                
  黄荆树下,漫山遍野的野菊花,如诗如画的黄荆庄。大山深处,有位贫寒凄楚的土家族小女孩相依着婆娑泪眼的苦奶奶。一串眼泪,滴下几多心酸,一份爱心,将拯救了一个苦寒家庭。

  2017年11月28日,我们英子姐姐团队接到磨市镇黄荆庄小学夏玉珍校长的求助,学校一个叫向依蕊的小女孩的家庭十分困难,天灾和病痛正折磨着这个可怜的家,孩子可能面临缀学困境。得到讯息,我们没有丝毫的耽搁,我和助学团队成员刘拥军即刻启程奔赴磨市黄荆庄。

  从长阳县城出发,一个半小时的车程,路途通达,美丽山村划眼而过。黄荆庄小学就坐落在这样一个精致而小巧的山峦,向阳山坡的路旁曲中伸枝的一丛丛黄荆条,犹如展现着土家人在困难面前顽强不息、奋力拼博的精神,远远的就看到夏玉珍校长伫立在校门口,笑容可掬的迎接我们。

  一路上,夏校长简单做了介绍,小依蕊今年7岁,家住磨市镇柳津滩村四组,就读于磨市镇黄荆庄小学一年级。家里还有七十多岁的爷爷奶奶和爸爸,在依蕊六个月时,妈妈因为家庭太穷,和依蕊爸爸离婚远走他乡,杳无音信,因此小依蕊一直跟爷爷奶奶生活着,她们家也成了村里精准扶贫的特困户,一家人至今居住在一栋上个世纪下雨恐漏、刮风怕倒的土坯房里。爷爷因胆道疾病,曾经做过两次胆管手术,患糖尿病多年,每天都要依靠自己注射胰岛素顽强生存着,奶奶成了家里的顶梁柱,操持家务,田间劳作,还得照顾孙子和久病的爷爷,小依蕊的爸爸,没什么手艺,只能在外打工挣钱补贴家用,几年前就查出耳朵里长瘤子,因为生活缺钱至今未做手术。在国家政府和村干部的重点帮扶下,搞起了土鸡养殖,没想到今年暑假的一个多月的暴雨,暴涨洪水,400多只土鸡全部淹死。

  从学校到到依蕊家,车程只需几分钟就到了,但下车后还得要走一段小路。夏校长连忙跑在前面打电话告诉依蕊奶奶来客人了。远远的看见了小依蕊,瘦小灵巧的身子,秀圆的小脸庞上镌刻着丝丝的羞涩。看见我们的到来,小依蕊手捧一大把野菊花嘴里忍不住叫着“刘妈妈”碎步向我跑来,我连忙蹲下身准备接住孩子送给我的礼物,没想到小依蕊在我脸上偷偷地亲了我一下,然后笑着跑回屋里去了。

  我们随着她奶奶的引领进了屋,土坯房子虽收拾挺干净,但是仍掩饰不住久经风霜,破旧不堪的困状。7岁的小依蕊在忙着给我们倒茶水,爷爷则准备着杀鸡招待我们。我们一边了解着一些家境情况,一边做了详细的走访记录。奶奶拉着我的手一个劲得说感谢政府感谢党的好政策,感谢镇村领导主动帮扶他们家养土鸡,眼看着几百只土鸡一天天长大,一家人总算有了盼头。可是天有不测风云,今年暑假一个多月的暴雨,洪水暴涨,正好处于山中洼地的鸡场内400多只鸡全部被淹死。看着老两口辛苦一年的收成说没就没了, 奶奶伤心的哭了起来。

  为了缓解一下悲伤的气氛,我连忙拿出给小依蕊买的一个小书包,还有给她准备的故事书,当我从包底拿出三个鲜红的苹果并祝她平平安安的时候,小依蕊懂事的说:“刘妈妈,我给你唱一首歌好吗?”虽然还带着羞涩,但还是大胆的唱起了学校老师刚刚教会她的《感恩的心》,童音泛余令人感慨万千,这场景感动着在场的每一个人,感动之余更多的是一阵阵心酸。当我们站起身来要准备离开的时候,一家人极力挽留,我们不忍心吃他们自己都舍不得吃的正宗土鸡,当我再次返回屋拿提包的时候,奶奶和依蕊连忙跟我进屋,把我关在屋子里,说不吃饭就坚决不让我走,依蕊一个劲地哭,责怪是奶奶把饭做迟了我们才不吃的。好不容易劝住了爷爷奶奶放行,离开的时候,依蕊的爷爷奶奶送了我们好远一程,依蕊还在因为我们没吃饭就走了,跟我们赌气,闷在屋里哭。我给了小依蕊一个承诺,寒假里我一定会再去她家,给她买好吃的零食和漂亮的衣服。一定去吃他们家养的正宗的土鸡。

  我也经历过无数次走访,但是这次走访给我的印象太深。特别是这位奶奶哽咽的画面,不停地出现在我的脑海,尤其是那个眼神传递出的是一种无助,同时又传递出一个信息:感恩。让我想起向阳坡上的黄荆树,有着顽强不屈的生命意志,又似乎发出生命的呼唤,不停地向人们诉说着什么? 阳光下黄荆树畔的这位奶奶在我面前淌下的滴滴泪水,每滴都滴润向我的心底,我被深深打动了。也更加坚定了我扶贫帮困的信念。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一键分享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