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走访日记
站内检索:
  
   
 
李娇艳:沙堤女孩的梦想

发布日期:2018-01-25 作者:李娇艳字号:[ ]


沙堤女孩的梦想

李娇艳

  这是一个名叫沙堤的土家族村落,偏远而又寂渺。

  如果说硬要把这个寂渺的村落和一个熟悉的词语联系起来的话,那就是——它紧邻长阳苏区麻池古寨。2017年,一部红色电影《哭嫁》在这里拍摄,麻池的故事和风光将随着光影传播到中国的各个角落。

  2017年9月,我来到沙堤村,认识了一个苦命的女孩——王丹丽,她是我扶贫联系户王元东的女儿,现就读于长阳二中。

  我清晰的记得第一次到她家的情形,那是一种极度心酸的经历。

  一座土木结构的房子矗立在依坡而建的梯田的尽头,大门敞开着,轻轻叩击那个比我还要年长的老式木门,一遍又一遍。终于有个衰弱而苍老的声音从屋后传了过来,“哪个?”我退到屋檐下,一个耄耋老人出现在我的眼前,那是丹丽年迈的爷爷。随即几声咿呀的怪叫声,我赫然发现就在我刚刚站着的门边地上坐着一个人!穿着一身不晓得原本是什么颜色的漆黑外套,浑身是灰,头发有点长,一动也不动。昏暗的光线下,唯有那双正望着我的眼睛提示着他的存在。我才想起,是的,村书记说过,王丹丽的哥哥是脑瘫,今年27岁,我的心一酸。

  听丹丽爷爷讲,丹丽爸爸脑梗塞已经住院两次了,此时正在医院里,看着祖孙俩热在黑乎乎锅里充饥的水煮苕、洋芋。我只想,怎么帮帮这家可怜的人。

  在长阳二中,我看见了丹丽,是一个浓眉大眼、满面笑意的女孩。那浅浅的笑容粉碎了我之前对她做过的种种猜测,让我原本想到她就有几分沉重的心情霎时有了如释重负的轻快。但短短的交流,印证了老师对她的评价:很不错的女孩,成绩不错,为人质朴,个性随和,性格趋向于开朗。

  长阳英子姐姐助学团队,多年来致力于帮助像丹丽一样的苦命孩子,我试探性的给英子姐姐去了电话,电话那头传来英子姐姐温暖而有磁性的声音“好的,感谢你向我们提供信息,我们立刻派团队成员去做资料。”电话放下,除了感谢还有感动。

  2018年1月21日,上午9点,密密淅淅的小雨飘洒在长阳的天空,英子助学团队走访老师——刘拥军,和我一起在二中接到仅有半天假的丹丽,然后拿着一叠表格直奔都正湾镇沙堤村。

  情动天地,淅淅的小雨没有了,沙堤的天空,一轮艳阳横空而挂,正如和我们一起去家访的村支部陈书记所说,是爱让沙堤的天晴了。

  王丹丽的爸爸妈妈已经从医院回来。家里似乎经过了刻意的地打扫。连一向趴在地上的王建军也被换上了一件深蓝色棉袄,放在火炉边墙角的一把旧椅子上。

  我悄悄问丹丽哥哥王建军:“妹妹回来哒你欢不欢喜啊?”一听“妹妹”两个字,王建军的眼睛顿时发出难得的光彩,笑容如阳光般布满全脸,一直控制不住摇晃的脑袋晃得更厉害了,嘴里咕噜了半天,终于说出:“欢喜!”我又回头看看身旁的王丹丽,望着哥哥的眼神满是温柔的疼惜。

  终究是血浓于水的兄妹!纵然,世人眼里你又痴又傻,可在我心里,你依然是我牵肠挂肚的兄长。那份彼此融入生命的情谊令我们这样的旁观者也为之动容。

  一回到家的王丹丽马上像当家人一般忙碌起来。收拾灶台,生火,烧水……娴熟的身影都让我不敢相信这是我刚刚从学校的课桌边带回来的一个学生!

  丹丽妈妈是个说话响亮而又喜欢笑的女人,不看她厚厚的衣服遮盖下那些曾经烧伤的扭在一起的疤痕,我们定不会想到她曾经遭受过生不如死的伤痛。说起家里的境遇,她像在讲别人家的遭遇,语气平和,依然笑容满面。问道王丹丽爸爸脑梗的情况,她的眼圈一下子红了起来:“这次就真的是命大,当时发病如果是站在哪个坎边,人晕倒下去,可能我们家连这么个病恹恹的人也没得哒。那我就更没得法哒。”一边说,一边望着丹丽爸爸。丹丽爸爸眼神有些呆滞,轻轻的一声叹息表示回应。

  85岁的爷爷打破了空气的凝固,颤巍巍递过来一杯水,用有些自我安慰的声音接到:“还好命大,天无绝人之路,反正慢点过。您们说是不是?”我们连连点头。王丹丽妈妈也马上恢复了大嗓门:“唉,是滴!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又怕我们的福气在后面呢?”我们随着她的目光望向王丹丽,正在烧水的王丹丽有些羞涩,却笃实地点了点头。丹丽妈妈脸上的笑意更深了!

  我终于理解,为什么王丹丽的脸上能有笑容?原来,这是一个虽然挫折连连,却依然昂扬不屈的家庭!他们固然贫苦,却互相依靠,彼此慰藉。

  刘老师做资料要全家人的合影,这可忙坏了一家人。丹丽妈妈很慎重,进里屋去换了一件虽大很多却干净的上衣。王建军也很着急,连连说:“衣领,衣领……整一下。拉链,坏了……”丹丽爸爸将身上的灰尘拍了又拍。老爷爷也脱下了做事时用的围裙……

  王丹丽有些懵:“我站哪儿呢?”她一扫,“哦,哥哥,我站你旁边!”王建军虽控制不住身体的摇摆,却是不停招手王丹丽……

  这一家人,如寒冷的冬日抱团取暖一般,让我们在他们的苦涩之中还能品出甘甜。

  回城的车上,我问王丹丽:“丹丽,你的梦想是什么?”

  略微一顿。“我想让我的爸爸、妈妈、哥哥、爷爷过得更好!”最后几个字符,哽咽的语音已经低到了喉咙里。我的眼角也有些湿润。从来,打动我的,都是困境中的坚强。

  让我们一起静静地守候,沙堤女孩丹丽的梦想。终有一天,梦会花开,天会晴朗。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一键分享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