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头条新闻
站内检索:
  
   
 
方倩倩:阳光下的笑容

发布日期:2019-08-18 作者:方倩倩字号:[ ]


 

阳光下的笑容

长阳英子姐姐网络助学团队志愿者   方倩倩

 

  20198月3日,是我一生中最难忘的一个日子。这一天,我跟随着中国网络助学第一人,也是我最亲爱的英子妈妈,作为团队的一名志愿者,参加了一次助学活动。那一天,气温38摄氏度,那一座山,海拔380米。

  巍峨挺拔的石架山,像一个将军守卫着清江的东大门。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拦住了现代化气息的渗透,时至今日,才修建了通往大山深处的扶贫道路。远远望去,那一抹土黄的印痕像一条巨龙蜿蜒在绿绿的群山里,那是山里人脱离贫困的希望。可是在最近的一次暴雨冲刷中,一个数十吨的巨石被冲到路上,路又断了,我们只好徒步上山。

  收到居住在石架山上两个贫困学生的求助后,英子姐姐和团队的刘拥军老师已经上去过一趟了,第一次是去首访,做资料,今天,已经收到了爱心人士的捐款,我们是去回访,送资助款,随行的还有三峡电视台《直播宜昌》栏目的两个记者姐姐。怀着首次参加助学活动的兴奋心情,我激动的和英子姐姐聊开了。我问英子姐姐:“您是全国人大代表和党代表,要了解社情民意,作为副校长和思想政治老师,又有学校和教学工作,已经这么忙了,还要利用假期和休息时间来助学,您不觉得苦吗?”英子姐姐说:“这要看一个人怎么想了,下班了放假了我在家玩也是玩,不如做点事。你看我走访去爬山多好,人家出着钱去爬呢!那你为什么要当我们团队的志愿者呢?”我答到:“因为我既能学到东西又能做有意义的事,我觉得值得!”我们相视一笑。


  我们从一处狭窄的石头阶梯处开始往上爬,刘老师热心的帮着记者姐姐拿着摄像机等设备,阶梯左拐右拐拐进了一处密林中,路更窄了,阳光从婆娑的绿叶缝隙中撒下细碎五彩的光晕,映在地上是一块一块的斑驳,耳边知了高声的叫着,蚊子绕脸飞,没走多远就蚊子被咬了好多包,记者姐姐已经气喘吁吁,直说爬不动了。正中午两点多,我们上了一个陡坡,接着就是黄泥巴路,阳光把黄色路照的金灿灿的,头顶顶着烈日,汗滴滚滚而下,英子姐姐一边笑一边说到:“幸好今天上午出了个大太阳把路烤干了,不然就昨天晚上那个大暴雨,今天肯定又像上次起来一样鞋子在泥泞里拔不出来了!”“这路不好走啊!”刘老师甩了一把汗,说到:“助学的路比以前好走多了,英子姐姐是开出了一条路,我们只是跟着她走。”我说:“对啊,英子姐姐,您是开辟者,我们要做继承者!我要向您学习!”英子姐姐说:“路开出来了,也得有人跟着走才行啊,这路得好好走。说到学习,真正值得你学习得是刘老师,会开车,会写文章,走访送钱,吃苦耐劳……团队里的全能人才呀!”我重重的点头,“嗯,我一定好好向您和刘老师学习。”

 


 


 

    甩过一把又一把汗,踏过一寸又一寸黄土,转过一个又一个弯,一个伯伯喊到:“英子姐姐,刘老师,您们又来了,欢迎欢迎,真是辛苦您们啦!”他的笑容像阳光下的向日葵般灿烂。原来,这是我们今天家访的其中一个孩子张猛进的爸爸。英子姐姐说:“是啊,我们来看看张猛进,给他送资助款。”“好,我带您们回去,不过这才修路,前面这段小路堆满了石头,估计不得过,我来搬一下哆。”说完,几个箭步就跑到路边,撸起袖子,甩开膀子开始搬大石头。小心翼翼的,我们踩着摇摇晃晃的石头一个一个慢慢下去,直到看到一个土房子,墙上有好多裂开的缝,屋顶的瓦有的支离破碎,刘老师说这是危房了,一到下暴雨,全家都不敢待在屋子里,政府现在正在帮助他们做新房子。我想,我也是个贫困家庭的孩子,可和他们比起来,至少我的土房子还是安全的啊。走到门口的青石板台阶处,一个男孩在门口腼腆的笑着,这就是张猛进。他的妈妈迎面走来,咧开嘴笑着,亲切的喊着英子姐姐,刘老师。笑着,已经拿着盆和毛巾去接水了给大家一一洗脸了,他的爸爸连忙去屋里拿电风扇,张猛进懂事地去泡茶倒水,大家坐下后刘老师拿出资助人的资料,把资助款交给张猛进,然后跟他核对资助人信息,叮嘱他多跟资助人联系。然后记者给英子姐姐做了专门采访,英子姐姐如话家常般和记者聊着。之后记者姐姐也采访了我,因为我考上了湖南师范大学,将来也会成为一名教师,我想我也会像英子姐姐一样,去关心我的学生们。记者姐姐问我为什么想成为一名教师,我答到:“除了受学校老师的影响外,我还受到了英子姐姐的影响,她从我读小学五年级就开始帮助我了,从小,我就立志当一名教师。我不仅想成为一名教书育人的老师,也想成为一名走进学生内心的姐姐。”听了我的话,记者姐姐竖起大拇指。和张猛进一家道别后,我们又准备去下一家,英子姐姐把从家里带的洗好的水果留下了,就像给自己的孩子般,张猛进的爸爸送了好远,他和他的妈妈还在门口望着,像送别亲人般送英子姐姐。


  爬上山坡,刘老师说余润昌的家到了,我很疑惑,哪有屋啊?刘老师解释说,因为石架山修路的路线刚好从余润昌的家中经过,他们一家人为了支持修路,主动拆了房子,现在暂时住在临时搭建的棚子里,国家也正帮忙做新房子,现在地基已经全部完工了。余润昌和他妈妈在家,听说爸爸下山去买东西去了。余润昌满面的笑容,从那溢出嘴角的笑就可以看出这是个阳光的男孩子。英子姐姐走进棚子后出来说:“那边一大块都垮了,昨天的暴雨太大了,屋里漏雨啊。”刘老师和我走进去,仔细看看,就是在露天地上搭的一个棚子,里面只有两个铺板作为床,上面只有薄薄一床铺盖,一个锅,一袋米,一些杂乱的东西。我在想,这桌子都没有怎么写作业呀。我暗自想,这一家人很懂得顾全大局呀,为了把路修通,为了大家,甘愿牺牲自己的家,真值得敬佩。若是大家都这样,就不怕干不好什么事了。同样的,谈心,给资助款,签字,叮嘱交代,拍照合影做完后,我们准备返回了。


  下山的路上,一位大叔亲切的向我们打招呼,他顶着烈日,背着一个背篓,里面是一袋米和一袋纸,这位大叔弓着背,仿佛是被生活的重担压弯了腰,但看他的脸,粽褐色的树皮般的皮肤上的笑格外亲切淳朴,笑意像一颗小石子扔进池塘漾起的波纹般清爽,笑声如泉水叮咚般爽朗,一阵一阵传到了远处的银杏树林中……“这就是刚刚我们走访的余润昌的爸爸”,刘老师说到。

  阳光正好,白云飘飘,走访中,我们见到的都是一个个灿烂的笑容,这笑容,是笑对贫困的乐观,是对新生活的希望,是对英子姐姐的感谢,抬头望天,天边的云彩,也正聚拢来,那是一个更大的笑脸,送给我亲爱的英子妈妈……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一键分享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